皇冠体育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皇冠代理招募中,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充值、提现、电脑版下载、APP下载。

首页科技正文

​华为鸿蒙是什么?华为布局整个智能生态,依靠鸿蒙突围!

admin2022-05-0713


提到华为集团相信大家不会陌生,这是一家以手机制造和通信为主要业务的知名企业。而且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华为在智能操作系统方面也是具备相应技术的,像是鸿蒙就是华为集团的产物。然而,鸿蒙背后的故事也是非常的复杂。以系统和软件等技术研发,抵消芯片工艺的不足,是华为正在努力的方向。


1、华为鸿蒙


鸿蒙诞生


2019年5月16日这天,美国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限制其出口事宜。很多人认为这是研发鸿蒙的导火线,不能说二者毫无关系,但并不是首要原因。早在十年前,华为就在规划自有操作系统。只是在美国卡大脖后,华为才正式公布开发自主产权操作系统——鸿蒙。


在此期间(2015年),华为已有轻量级的物联网操作系统Lite OS,主要用于智能家居、穿戴式、车联网等领域,为现在“1+8+N全场景”的N做好了铺垫。毕竟通讯出身的华为,做起物联网系统是小菜一碟,这可比做手机系统简单多了。


华为鸿蒙,把系统定位称之为“万物互联”。意思就是用1个手机为入口,结合自研的PC、平板、智慧屏等8类产品,联合N个品牌海量的泛IoT物联网硬件,最终形成一个跨终端的融合共享生态。鸿蒙的“万物互联”,几乎包含了所有的智能设备。


鸿蒙,万物互联


去年4月开始,鸿蒙OS已陆续上线并覆盖华为多款手机。在这个层面上(另一层面看下面第三点),鸿蒙确实是手机系统,但安卓套壳的争议也随之而来。先说结论:鸿蒙不是安卓,但有安卓代码。

为了方便认知,我简化了这个鸿蒙与安卓的系统结构对比图。我们可以看到:相同部分的Linux开源,不独属于安卓;Android Runtime和JAVE API框架这部分的保留,是为了在现阶段兼容安卓应用过渡。而其他底层内核的Lite OS、硬件抽象层(HDF)以及Harmony 框架层都属于华为自己。由此可见,鸿蒙中虽然有安卓代码,但自己研发的代码也不少。


此前有不少人吐槽鸿蒙是“套壳”系统,其实有失偏颇。虽然鸿蒙采用了AOSP(Android开放源代码项目),但AOSP目前并不属于(尽管其贡献最大),且华为对AOSP当中提供的代码进行了替代。


更为重要的是,鸿蒙并不是局限于手机的系统,其核心的突破是跳出了原有的范畴,指向的是万物互联的星辰大海。其未来发展的焦点不应局限在手机和安卓,而是整个智能生态。


在更广泛的智能生态系统中,鸿蒙采用的是华为基于Linux自研的lite OS(这里没有安卓一行代码),从而实现比传统安卓更好的实现跨平台功能,支持更广泛的智能设备。这个角度上鸿蒙不仅是一个系统,还是一套智联协议。


所以,鸿蒙面向的是未来更有想象力,维度更高的万物互联,而对于传统的安卓系统来说,实现跨平台仍是个头疼事。


2、商标争夺战



在上文当中我们提到华为集团在2012年的时候就已经将自主研发的手机操作系统命名为鸿蒙,对于鸿蒙的商标华为集团自然也是进行了正规的注册办理。然而即便是10年前华为集团已经注册了鸿蒙的商标,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用处。在过后的十年当中,可以看到却有着多家企业加入了鸿蒙商标的抢注行列。


其数量甚至超过了1300家之多。更为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早在华为注册鸿蒙商标之前,已经有一家教育培训机构注册了鸿蒙的商标。只不过这家教育培训机构虽然说注册了鸿蒙的商标,但是却没有按照注册商标来对企业进行命名,而是在其上增添了“教育”二字。这就给了其他市场企业一个争夺商标归属权的空间。


根据相关的媒体报道来看,在2019年的时候,市场当中就有一家企业向我国有关部门申请撤销这家教育机构的鸿蒙商标。据悉,这家企业跟华为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微妙。但是这家企业的申请则是被我国的相关部门所驳回。然而,这一事件并没有因此而平息下来,后续这家企业在收集到了更加充分的证据后,再次对教育机构提出了上诉。


这一次我国相关部门才撤销了该教育机构的鸿蒙商标。在该教育机构的商标被撤销之后,这一教育机构则是不得不有采用新的商标进行注册,而华为集团此时也是获得了这款商标的最终归属权。由此看来,华为集团拿到该商标的最终归属权确实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只不过依然还有很多的市场企业会注册相似的商标。


3、三星的前车之鉴,华为要学到什么?


当然,从鸿蒙的起点来说,目前的发展态势已算得上优秀,但想要取得最后的成功,还没有到松懈的时候。参考三星的教训,华为要做的还有很多。


首先,继续提高设备的用户量,提高鸿蒙系统配置的档次以及合作伙伴的量级,拓展生态的广度和深度。以手机为例,目前除华为手机外,重要的手机厂商如小米、vivo、oppo甚至荣耀,对鸿蒙仍处于观望状态,未来要尽可能扩大“朋友圈”,发展重量级的“战友”。


其次,在重点领域进行重点突破,比如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板块,背后涉及到的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且鸿蒙生态更容易落地生根。在这样的板块中只要有所突破,“一子落而满盘皆活”,可能对打破围堵有战略意义。


第三,在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鸿蒙方面,也不要轻视的动作。近期,在这方面动作频出。比如威胁应用开发者,声明Google Play的应用禁止使用华为HMS,而另一方面,推出“Plya Media Experience Program”计划,旨在减少对开发者的抽成,并鼓励开发者将一款软件开发多款设备,扩充安卓的硬件生态。

4、谷歌的紧逼VS华为的阳谋


华为是一个很善于向对手学习的企业,据《华为学习之法》介绍,华为采用的主要方法是标杆超越法(Benchmark),即将本企业经营的各方面状况和环节与竞争对手或行业内外一流的企业进行对照分析,将外界的最佳做法移植到本企业的经营环节中去。


其实,谷歌只是华为发展路上的“标杆”之一,在它之前,华为已经创造过不少案例,诸如爱立信、思科、三星、苹果等都曾是其中这一,其中比较经典的是华为向OPPO、VIVO学习。


2016年9月,《OPPO和VIVO的“人民战争”》这篇文章被华为员工转到内部论坛,当时的消费者业务当家人余承东认为,文章分析很中肯,号召华为终端公司全体成员向OPPO、VIVO学习,


2017年元旦,余承东亲自去门店站柜台,向对手学习如何提升消费者体验,一度引发网络热议。


正是通过“标杆超越法”,华为一路超越了爱立信、思科、三星、苹果等一众手机友商。而华为的方法几乎都是大张旗鼓进行,全部是阳谋,就像这一次任正非就直接承认,军团这种战法,就是在向谷歌学习。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发现鸿蒙将演变为一个横跨各种设备的全新系统,其内核中基于物联网的自研系统Lite OS将超越AOSP的重要性,目前纠结不清的智能手机系统,届时只是其中一个分支。


文章来源:玩转手机摄影,钛媒体APP,时代读财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网友评论